麻婆豆腐好ci

相叶雅纪就是命!

摘纪录:

五分喜欢的人,恨不得把他挂在嘴上招摇过市。有七分喜欢,就只能跟至亲密友分享。有十分喜欢,那就谁也舍不得说了,憋着。每天憋着一点小高兴,像只松鼠攒着满腮帮子的果仁。
——朱生豪


感谢推荐

给自己定一个目标
在开学之前努力做一个日更的小仙女(x)
努力每天都有梗(x)
努力有梗就写(x)
为了我的文笔!!
啊…想写肉🌚
算了想想而已…
但也不是不可能嘛!

「植物组 SA/模特」Animal ⑥

深夜码字真的是啊…好困
突然感慨我两年前究竟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多么玛丽
苏的坑
不过…梗自我感jio还是不错的嘿嘿嘿✌
夸一夸自己!!!
这次并没有专听一首歌写,因为真的怕睡着——
ok我把歌单循环了一遍👌
现在暂时润润还没有出来…快了嗯快了

——————美丽的分界线—————————————

6.

太阳刚刚升起,天也刚蒙蒙亮,失眠一整夜好不容易睡下的二宫和也被突然来的短信铃声吵醒。迷迷糊糊地起身,皱了皱眉头,一只手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正在抱怨着一大早是谁来的短信,突然想到什么匆忙从枕头下翻出手机。

「すべてのことは順調だ」

是不认识的号码…只有这几个字。是相叶雅纪!这个念头一下子就从二宫的脑子里冒出来,他知道这是相叶在给他报平安,让他不要担心自己。但是怎么能不担心这个笨蛋…自从二宫知道了那是一场骗局,是樱井翔故意把相叶雅纪骗进去,他就一直在自责。他没想到都过了这么多年,樱井翔的手段还是这么黑。

他在短信编辑栏打下几个字,又删除。他想告诉相叶不要太相信樱井翔,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但是…他不确定相叶现在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情况的状态,这个号码又是谁的。算了…既然相叶来了短信,那么暂时他就是安全的,毕竟相叶和樱井翔之间的关系……樱井翔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有了号码二宫也就有希望查出相叶的位置,然后…再试着联系他吧。

相叶雅纪跟着樱井翔到了他的家,是一栋二层的小房子。相叶一开始没能想到樱井翔能把自己带到家里来,而且…不知为何他感觉樱井翔这个人并不像山田さん之前调查说过的那样,总觉得他好像很熟悉,而且他并没有从他的眼神中看出黑到老练的眼神。总之…真的是个很神秘的人呐…

樱井翔带着相叶雅纪上了楼,推开一间房门,将相叶带了进去,又转身面对着他露出笑容。

“雅…相叶くん,还没正式介绍吧,我叫樱井翔,叫我樱井就好,嗯…感谢你今天带我出来自己还受了伤,我不知道你对我的身份了解多少,但是我相信你,所以…暂时现在这里养伤,这间房就先给你住”
“欸?翔さん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对于翔さん的了解大概…就是知道是我的老板?也没有其他的了。”

啊…不愧是相叶雅纪,这自来熟的技能还是一点没变。不过…他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樱井翔也顾不上自己心里的疑问,毕竟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以后再问也不急,安顿好他,樱井便退出了房让他自己休息一下。刚踏出房门便放下了他面对相叶时的笑,他大概只有在面对他的时候才会露出最真的笑容吧。

相叶蹑手蹑脚的凑近房门听到樱井翔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便立刻在自己那件沾着血的衣服上找出隐蔽的内兜,撕开,里面是一部小手机。这是相叶为了防止自己遭遇不测备留的一部,号码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简单编辑了几句便直接发送到了自己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上,小和会知道那是自己给他发的吧,很抱歉让他担心了。

相叶坐在床边愣了好久才回过神,他觉得这一切都有点反常,但是却说不出哪里反常,似乎…是太过平静了?又或者…是樱井翔的态度超过了他的想象?可能是作为一名警察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切不能轻易地相信。这也是他自己的直觉。

回过神来的相叶这才有时候好好的观察整个房间的装饰,嗯…是他喜欢的风格,简单干净。不得不承认在这点上看来樱井翔跟他是一样的见解。相叶走到柜子面前,打开,里面是早已准备好的衣服,一件件的也是他的风格,尺寸大小也是对的,这倒是让相叶出乎意料,不过他现在也不想想那么多了,随手拿起一件运动服走进浴室。现在的他只想好好洗个澡再睡一觉,不论怎样…现在也是需要休息了不是吗?

【竹马/相二相】烟火

#ooc致歉
#相二 二相无差

BGM:打上花火—DAOKO/米津玄师
…我这个起名废
突然发现我的灵感都是来自日常听歌

———————美丽的分界线—————————

枯燥的夏天,烦人的蝉在树上不停的叫着,院里的几颗柳树被风轻抚。二宫正窝在自己的坐垫里打着游戏,灵巧的手快速的摆弄着手柄,屏幕上的小人也灵活的跳过一个又一个障碍。

微风通过大敞着的窗户溜进屋里,是二宫讨厌的热风。果然…二宫是讨厌夏天的,不管以什么姿势待着都是热的,浑身黏糊糊。

屏幕上的小人来到了最后的boss面前,二宫正专心的盯着屏幕,而对面院子里的一些声音跟着风很容易的上了二楼并钻进了他的耳朵里。

“那家伙又在搞什么鬼?”二宫眼神依旧专注在游戏上,但却微微动了身侧耳听着隔壁传来的声响。

似乎…是有人在兴奋的喊着什么,但突然的声音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对面二楼屋子强烈的装门声和高高瘦瘦的一抹身影。

「那家伙是要把门撞烂吗?」二宫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扭头瞥了一眼隔壁。刚好…二楼的窗户是相对的好巧不巧的他看到了他家大亲友相叶雅纪正穿着小裤衩在柜子面前翻着什么。

撞见这一幕,二宫蹭的一下别过脸,扔下手柄捂了捂有些发烫的脸颊,盯着屏幕上「Game Over」的字样,心里不满的说了一句「相叶雅纪一星期的汉堡肉你没跑了」。

当二宫和也端着自己的杯子再进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门口不知哪来的纸飞机。往屋里走的又发现了几只。随手捡起了一只,二宫拆开纸飞机一眼就认出了里面是相叶雅纪的字。

窗户上传来“咚”的一声,把他的注意力吸了过去,他走到窗边就看见相叶雅纪站在窗前穿着一身墨绿色的浴衣,上面还有叶子和樱花的图案,棕色的腰带完好的在腰间系着,上面还别着一把团扇。相叶正尽力地向他挥着手,宽松的浴衣仿佛抵不住相叶这样的晃动,胸前白皙的皮肤有些露了出来。

不得不说,二宫确实看呆了些,一声沙哑的“小和”将二宫的思绪拉了回来。

“小和——”
“バカ,有事找我就来我家啊!扔这么多纸飞机你收拾吗!!”
“ふふふ~小和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
“有趣才怪…”
“小和看了我在纸上写的了吗?”
“看见了,一起去吧”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或许是树上的蝉被两人吵到了,不满的叫了两声。

“  我——说——
   烟火大会,一起去吧! ”
二宫笑着向相叶挥着手里被折的皱皱的纸。
啊…又看到了…相叶的笑。

被相叶拖来的二宫正处于一种无奈当中,还不如当时把相叶留在自己家打游戏…这样又能找理由把他留下了。

他们到的时候,天空还没有暗下去,人也没有那么多,但是两侧的商贩已经早早的摆出摊位等待着人们的到来。二宫和也身上穿着几年前相叶雅纪送他的棕色浴衣。相叶雅纪说那个颜色最适合他了,衬他的肤色又不会显得那么幼稚。

相叶雅纪拽着二宫在每个摊位前晃了很久。最终,相叶停在了那个二宫总说是小孩子才会玩的摊位前。

“小和,我想捞金鱼。”
“……バカ,那是小孩子才会玩的吧”
二宫没听见相叶的回答,便转头去看他。好吧…他最终还是被相叶那渴望的眼神打败了。

天边渐渐的发黄,人也渐渐的多起来,海边微风吹起来,带着一丝凉意。许多相约来看烟火大会的人们期待着,有的情侣手牵手逛着摊位,时不时低头耳语着。蹲在“捞金鱼”摊位前的那两个小身影依旧坚持不懈着。

二宫手里拿着纸做的小渔网,专心地捞着金鱼,他抓着渔网的边轻轻地贴近水里,一只不幸的小鱼游近了他的网边,眼疾手快的抬起网。抱着小鱼缸蹲在旁边等待半天的相叶立马递过去。

太棒了,又一条!

相叶抬眼看了看周围,抱着鱼缸起身。
“小和,我们该走了,前几天我发现了一个看烟花的好地方!走吧,我带你去!”

二宫被相叶拉着带到了海边,远离了喧闹的人群,这边能听到风带着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他看着那个抱着鱼缸走在他前面的少年,就那么紧盯着,眼底尽是他逗小鱼时开心的笑。不知道看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们一起走了多久。

他猫着背双手抱胸低着头看着他们在沙滩上留下的脚印。大概走了很久了吧,我们俩个,十多年了。今后还是想跟这个人一起走下去呀…可以吗?告诉他就可以了吧…

“喂,相葉くん,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

相叶听见他的话,转身笑着一只手抱着鱼缸,一只手指着天空
“到了哦,小和”

烟火带着小尾巴窜上天空,在空中绽放出美丽的形状,彩色绚丽的烟火在二宫眸底盛开,一束束烟火照亮了黑暗的天空。

“ まくん  とても美しい ”
还有
“好きだよ”

随着烟花群的绽放,二宫脱口而出了这句话,也许是两个人的距离有些远,也许是烟花太大声,也许是另一边人们的呼喊盖过了二宫的声音。但是二宫确信相叶知道他说了什么。

因为他看见了他的笑,比烟火还要灿烂。

「植物组 SA/模特」Animal ①—⑤

BGM:Animal——Troye Sivan
两年前的旧文坑,觉得梗还不错想拿出来填一填
黑道×警察
先放之前的旧文…我的文笔依旧没有什么改进👋
先放第一至五章

———————我是美丽的分界线—————————

被黑夜笼罩的城市危机四伏,在城市的那座码头上,一场交易正在进行着

“这次不会再骗我了吧!”那个男人说到

“放心!”对面的男子笑着走到那个男的面前,拍着他肩膀说“我,你还不了解吗?”

在城市的另一边,已经是凌晨的时间。街道上冷冷清清,时不时有几辆车驶过。虽然有着霓虹灯照映的城市,但还是掩盖不住那凄冷的感觉。突然一声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夜空的宁静,一辆警车从西向东飞快驶来。开车的人身材消瘦,背稍稍有些弯着,英俊的脸庞上显现出一丝紧张的表情,耳边还挂着蓝牙耳机,一遍一遍的在拨打着那个号码。

“バカ,バカ!怎么不接电话!”他不断地拨打电话,但电话一直是在无人接听的状态,他气的伸手拽下耳机,丢在一边,右脚把油门直踩到底,突然,“砰”的一声,火光照亮了天空,码头方向霎时间已变成一片火海…

“相叶!”开车的人看着码头的方向,惊呼出声,而他的车也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那片火海驶去。

几个小时后,太阳在海的那一边稍稍露出头,天空渐渐明亮,码头上已经有许多消防车,救护车到场,消防人员和救护人员都在忙着灭火和救人,警方也已经来到码头处理着码头的事故,爆炸现场有一两位记者在报道这场爆炸事故:“爆炸发生在今天凌晨两点钟左右,本场事故发生的缘由目前还不清楚,受伤人员还不确定,不过据警方称,本场事故中有一名警方人员,目前生死未卜”…

1.
出生于千叶县的相叶雅纪,在东京的一家警署里做一名警察,马上要到了而立之年的相叶雅纪和自家竹马兼同事的二宫和也租住在东京一处不大不小的房子里。两人的关系甚是要好,不仅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还以为两人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所以在两人各自的心中,对方一直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而因为3年前的那场事故,二宫心里暗暗发誓,绝不会再让相叶受一点伤害。

在客厅的电视前,有两个身影正端坐在电视机前,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里的画面,“よかった!相叶さん,我又赢了,下回来晚饭你请哦!嘿嘿!”二宫高兴的说道,相叶雅纪放下手中的游戏机笑着说道:“好啦好啦,会请你的。”相叶雅纪渐渐放下笑容,突然严肃地对二宫说道:“nino,我想跟你说件事”

“你说。”

“我要出任务,这一阵不会在家,你好好照顾自己,别一山田さん给你放假,你就一直打游戏…”

“什么任务?”二宫问道

“卧底…”相叶雅纪小声的说出口。二宫带着些许生气的语气说道“不行,我去向山田请求,我代替你去”“,是我自己要去的,也是我再三要求山田,他才答应让我去当卧底的!”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你忘了你3年前,唉…反正我就是不同意,我这就打电话让山田さん换人!就算是我去,我也绝不让你去!”二宫和也一边激动地说着,一边拿起身旁的电话快步走进屋里,把门反锁不让相叶雅纪阻止他打电话。

相叶敲着二宫房间的门,“nino,我知道3年前的那场事故对我的伤害有多大,可是这次的任务很重要,也很艰难,而我做卧底的次数最多,我觉得我能胜任这次的任务,所以我在向山田さん请示而山田さん也是郑重考虑后才决定让我去的。”相叶雅纪越说越激动。房间里的二宫和也背靠着门,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一言不发的听着相叶雅纪说话。

渐渐的相叶雅纪不说话了,房门外传来一丝丝咳嗽声和急促的喘气声。

二宫和也听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不对劲,他试探地问了一句:“相叶さん?”没人回答“相叶さん?”

“ni...nino,”相叶轻呼出声,“相叶さん!”二宫和也急忙推开门,看见已经倒在地上的相叶雅纪,他急忙跑到相叶雅纪的屋里拿出药,扶起倒在地上的相叶雅纪并喂上一颗药,二宫和也拍着相叶雅纪的后背帮着他顺气。

“相叶雅纪,你是笨蛋吗?说个话都能这么激动,想死是不是?”
“果咩,nino,下次不会了。”

“你还敢有下次!”二宫和也说着就一巴掌拍在相叶雅纪的头上“你真的想去参加这次的任务?”

“嗯,很想!”相叶的眼神闪过一丝些坚定

“那…就去吧!”二宫严肃的看着相叶“不过,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别犯傻,分清好人,坏人懂吗?”

相叶笑了笑对二宫说:“明白,nino,fufu~走,我请你吃饭!”
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的大笑脸,心里想到“真是个笨蛋呀…唉…”

2.
在城市繁华之处,坐落着一处处高档的店家。街边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虽然时间已经到了深夜,但夜猫子们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在名为“風”的夜店里相叶雅纪正穿着小酒保的衣服站在柜台前一本正经的调着酒,他侧着身子,眼神专注在调酒器上。

手中的调酒器随着手臂上下摆动,左手将调角器在背后向上抛出,调酒器在空中旋转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右手将调酒器接住,一切动作干净利落,表现的完美无瑕。相叶雅纪将调好的酒倒入杯中,用银勺轻轻搅拌,再加入一两块冰块儿,用两指扶着高脚杯底部,推向客人面前,并微微一笑

“先生,您的酒调好了。”客人端起酒杯轻轻品尝一口,向相叶雅纪投以赞叹的表情。

时间渐渐推移,夜店里的人越来越多,疯狂的人们在舞池中央聚集着。震耳的音乐响着,人们各自扭动着身躯随着音乐一起晃动。相叶雅纪在柜台边擦着手中的酒杯,这时柜台边坐下一个人相叶雅纪看到对面的,然后推出一杯果汁推到男人面前

“nino,给,算我请你的!”

“喂!相叶雅纪,太抠了吧,要请就请酒啊!”

“酒喝多了,对肾不好呀!”相叶小声的说着

“呀!バガ,说什么呢!”二宫亮出它的小尖嗓对相叶雅纪喊道

“话说,nino,你来干什么呢?”相叶雅纪认真的问

二宫和也喝了一口果汁后说:“还不是为了卧底的事而来的。山田さん给了我确切的消息,说3天后山风组会在这里有一场大的交易,所以这是你的好机会。到时候山田さん安插在山风组的眼线会帮助你,还有山田さん也会出动一部分警察帮助你里应外合这是你唯一一次潜入山风组的机会,如果失败后果你是知道的。山风组的力量强大,有些时候警方都应对不了,所以你这次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明白吗?相叶さん”

“はい,nino,放心,我一定会成功”

“相叶さん…完成山田さん交给你的任务后就快点回来,警署里还有一堆活等你干呢!”二宫和也说完一口干下桌子上的那杯果汁,红着眼睛离开了,相叶雅纪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心里多了一份自责。

一栋豪华别墅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敲开了书房的门,他走进书房,对着正坐在办公桌前的那个男人说道:“老板,一切准备就绪。”那个男人头也不抬,立即回道“别出差错!”“はい!”

3.
日本最大的黑道组织山风组3天后要在它旗下的“風”夜店进行一场交易。山风组这个名字在道上的人没有一个人没听说过。虽说山风组是两年前才刚刚建立起来的组织,但它却像魔鬼似的一点一点的吞噬其他的组织来壮大自己,形成了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强大组织。

据说山风组的幕后老板当年只是个无名小卒,几年前“樱井翔”这个名字可能没人听说过,但现在,只要听到“樱井翔”这3个字,那么就代表死神即将到来。有人说山风组走私过枪支、贩过毒、杀过人,警方也介入调查过,但这一切都没有留下证据,就连,警方安插在山风组的眼线都没能找到证据,警方也只好作罢。没有警方阻挡的山峰组做事越来越肆无忌惮,警方忍无可忍,所以最后只能拿出相叶雅纪这一支大招,潜入山风组寻找证据,将山风组彻底消灭。相叶雅纪每次出任务就没有失过手,所以相叶雅纪就是警方最后的底牌,这回真是到了硬碰硬的时候了。

4.
3天后,“風”夜店中依然人声鼎沸,相叶雅纪也依旧神态自若地调着酒。

相叶雅纪虽然脸上看起来很平静,但他心里却明白今天是不平常的一天,他一边调酒,一边用自己的视线环顾着四周。
这时,他看到了夜店里一个隐蔽的地方,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里,静静地摆弄着手中的小玩意儿,眼神刚好与相叶雅纪对上,相叶雅纪回敬了对方一个微笑,并以最快的速度收回自己的视线。

相叶雅纪凭自己的直觉觉得这人就是樱井翔,因为他感受到了樱井翔的眼神,那直勾勾看向你的眼神,仿佛能看穿你的心。
而看到相叶雅纪收回目线的樱井翔嘴角微微上扬

“相叶雅纪,又一次见面了!”

这时,相叶雅纪的电话响了,他悄悄接起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二宫和也的声音

“相叶雅纪你仔细听好,与山风进行交易的那一方会在10分钟后到达。记住,当警方到达的时候才是你最好的时机。在警方进入夜店后,你趁乱,以保护他的名义将他带走,并取得他的信任,明白吗?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相叶さん?”

相叶雅纪考虑了几秒“nino,你也会来吧,在我带樱井翔走的时候,如果你看到了我,你一定要向我开枪,拜托nino。”

相叶雅纪听电话那头没有传来一句回应,只剩下挂断电话的嘟嘟声,相叶雅纪无奈地放下电话,并准备接下来的这场战争。

10分钟后一定来了3个穿着西装制服的人,相叶雅纪看着他们坐在樱井翔的对面,并和他谈论着什么,相叶雅纪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又过了几分钟,山田さん带着二宫和也和一队警察闯进了夜店。夜店里的人看见突然闯进来的人手里还拿着枪,虽然警察们已亮明身份,但没见过这架势的人们四下逃命,樱井翔起身想随着人流逃出去。

这时,相叶雅纪突然出现在樱井翔面前,抓起他的手说了一句“跟我来”就拼命的向外跑相叶雅纪看到了二宫和也的身影,而二宫和也看到了相叶雅纪冲着自己跑来,并擦过自己的肩膀向外跑去。

二宫和也记的相叶雅纪的话大喊一声:“樱井翔!别想跑!”二宫和也向樱井翔开了一枪,相叶雅纪听到开枪声,将樱井翔向自己身后揽去,子弹不偏不倚正好擦过相叶雅纪的肩膀上,相叶雅纪坚定的看了一下二宫的眼睛就头也不回地跑出夜店。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离去的背影,眼神里尽是担心。

待夜店里的人都走光后,警察抓住了坐在樱井翔对面的3个人。山田さん问着他们相关的事情。问到他们来这里干什么,结果3个人只是说来和樱井翔叙叙旧,聊聊最近的事,这里其实并没有什么交易。

二宫和也听到这话瞬间将身边的桌子掀翻,大骂道:“混蛋!混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樱井翔不是那么简单的人,我就觉得事情蹊跷!”

山田さん看着暴怒的nino,只能上前阻拦“nino,你先冷静!”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我早就应该知道这是樱井翔的阴谋,我就怀疑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交易樱井翔身边没有一个保镖!我刚刚还开枪打伤了相叶,你现在让我冷静,我怎么冷静!”

二宫和也说完,疾步走出夜店,并掏出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打着相叶雅纪的电话。

5.
相叶雅纪拉着樱井翔跑出了夜店,相叶雅纪抓着樱井翔的手跑在街上。樱井翔看着自己那只被相叶雅纪紧握的手,阵阵温暖传上自己的手心

樱井翔突然的停住脚步,对相叶雅纪说:“跟我来!”

樱井翔反手握住相叶雅纪的手,紧了紧。往一条隐蔽的小道跑了过去,樱井翔拉着相叶雅纪坐进了小道边停着的一辆不起眼的车里。樱井翔急忙打开右驾驶座前的储物柜,只见里面放着各种药品,樱井翔以最快的速度找出纱布和酒精。他让相叶雅纪侧过身抬起他那条受伤的右胳膊。撕开相叶雅纪的衣服,露出受伤的那一部分。

樱井翔看着相叶雅纪的伤口又抬头看了看他苍白的脸,缓缓开口:“忍着点。”

樱井翔用酒精棉球一遍又一遍的擦着相叶雅纪的伤口。上完药后,樱井翔细心的用纱布包扎着相叶雅纪的伤口。

“谢谢你!”樱井翔小声的说。但忽然响起的铃声盖过了他的声音,樱井翔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老板,事情办妥,不过那边的人知道实情了!”

“好的,我知道了。”樱井翔微微一笑“好戏开始了…”

【sa】夢で逢えたら

可能ooc预警❗❗
虐虐虐预警❗❗❗BE❗❗❗
这不是演习真的不是演习❗❗

BGM:夢で逢えたら

从这首歌里来的灵感
明明这么甜的歌被我想出这么虐的梗!!!我要哭瞎我自己!!!
希望各位老婆大人给点意见🙏
好的也行坏的也行我都想要【哭唧唧】

正文来了↓
================================

那一年,樱花盛开,随风荡漾。
两个少年面对面站着注视着对方,时间仿佛静止,黄发少年忍不住先开口:“masaki,我…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好吗?”他拉住那个被他称为masaki的少年的手,满怀期待的等着那个少年的回答,而少年则是脸红的迅速低下头,用笑来掩饰他的害羞,也同时说出了最让黄发少年满意的答案:“好呀,sho酱”

这一年,他们十八岁。

那一年,依旧是那个樱花盛开的季节。那个曾经染着黄发放荡不羁的少年也变成一个立派的大人,而那个害羞的会笑的少年经过岁月的打磨也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大人,虽然还是一个依旧会用笑来掩饰害羞的人。在他们十周年的时候樱井翔做了那件让他这辈子觉得最有意义的事,他向相叶雅纪求了婚,他说:“masaki,我想看到你的名字前面加上我的姓氏的那一天。”而他愣了一下,低下头笑着说:“好呀”他为他带上那专属于他们的戒指,“我会永远保护你”说完,他低头吻上他。

那一年,他们二十八岁。

那一年,樱花开始凋零的季节,那个他们共同的家变成吞噬他们的深渊,家里的一切被火烧的面目全非。樱井翔拼命护着相叶逃出去,当他一把把相叶推出门外自己却被大火吞噬,知道被救护人员抬出,但为时已晚。耳这一幕也被刚刚苏醒的相叶看到,同时又看到警察把疯癫的邻居带出来,他一切都明白了。他崩溃大哭,他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天,永远。相叶雅纪突然从梦中醒来,“又做梦了……”相叶抹了抹眼角的轻泪,发起了呆“樱井翔…樱井翔你个骗子…大骗子…”相叶终于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今天是失去樱井翔的第一千零九十五天,相叶总是能梦到他,梦到他们从相识到相恋到相依再到分离的种种。今天他又梦到他了,他再想樱井翔是不是很想念他呢?他笑出了声,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他提前准备好的安眠药,整瓶吞下,丢掉药瓶,相叶笑着又睡了下去,他终于能再见到他了。

“如果能在梦中相见,那会是多么美妙。
我想一直睡着,直到遇见你。”

孤【翔哥哥短篇】

#翔哥哥视角
ooc严重,大家要打我的话下手轻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
我要严肃毕竟这是一篇严肃的文🙈
嗯…
放文

“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的灵魂摆渡人?”
我合上书,把手中端着的茶杯轻轻的放在桌上,茶杯触碰到茶托发出清脆的响声,茶水也起了阵阵的涟漪。我从沙发上起身,把书放到茶杯旁边,踱步走到落地窗前,双手背后,静静地俯视着路上的行人,看着来往的车辆嬉嬉笑笑的人群,心里想着的依旧是那句话。突然不自觉的嘴角上扬,不知意味的笑

“谁……会是我的摆渡人呢?”

看着街上来往的行人,上班族们身着正装神色匆忙,无暇顾及其他只认准前方的路,急忙向着目的地进发。三三两两的穿着学生制服的女生聚成一群时不时耳语几句捂嘴偷笑,大概是在说某个人的八卦又或者是在提某个帅气的男生吧。看着她们的笑脸,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

嘛……那时候自己是叛逆的吧。不顾及父母的反对一意孤行的成为jr,后来作为嵐的一员出道,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庆应,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相信我能坚持。但是我就是这样的人啊,别人越觉得我做不到的事情,我偏做给你看。从此工作和学习站满了我的所有时间。我……没有朋友,也没有精力去交朋友,所以同学们也都渐渐疏远我、讨厌我,觉得我既然是个靠脸吃饭的家伙就不要在这里浪费资源。呵…算了,无视这些人就好了 。把头发挑染成黄色,带上耳钉、脐环,扮成不良少年的样子,我用这些把自己伪装起来,让自己全身充满刺,成为一只刺猬,只因为我不想让他们靠近,我也不愿让他们靠近。

孤独这个词一只伴随着我……所以我觉得自己就像那一条河流。从大海里分支出来,在路上没有鱼虾和我作伴;没有清风和我流浪;也没有鸟儿为我歌唱,我只有我……我多希望有哪一天我流过一个村庄,那里会有一个摆渡人撑船等我,等我从他的身边经过,我会把他送到他想去的地方……即使那里会让我毁灭,我也在所不辞……

嗯?什么?你问我值得吗?

值得

SA千叶之旅纪念日

#翔哥哥视角
#小学生文笔
大家请自动忽略我前面坑的文,第一次写,小学生文笔,不喜欢还请见谅‎(๑´∀`๑)

铃~铃~铃~

被闹钟吵醒的我,在迷迷糊糊中起身、下床、穿鞋走进浴室刷牙洗脸,一切收拾妥当之后,走到客厅拿起月份牌看着上面用红笔画着圈圈的今天。“嘛~六年了,真快啊!”不自觉地感叹出来,思绪也随着这声感叹回到六年前。

六年前的今天,我被他——那个笑起来很像小兔子的人,安排上了那辆车;被他——那个脾气总是很好的人,安排去了他的家乡;被他——那个我喜欢的人,安排去了他的千叶海。

记得旅途刚开始的时候 ,我和他坐在车里闲聊。我们呐,聊了好多好多。我看着他的笑容,果然是笑颜的宝石箱啊!

砰…砰…砰…

我…
仿佛听到了心跳声,嗯?是谁的心跳声呢?哦~原来是我的…我低头暗笑,果然还是十分喜欢对面的人啊。

到了千叶,第一站他带我去吃了贝类。当他说出“我一直都知道sho酱喜欢吃贝类”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原来他一直这么注意我,但是以什么身份呢?团员?还是……我不再去想,把所有的精力和目光都放在他身上,因为今天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真真正正属于我们两个人。

然后他带我开到了海边,原来这就是千叶海呀!很漂亮呢…像他一样。他带我进行了第一次冲浪挑战第一次划船挑战,我们还在海滩上玩。看着他不顾形象的跳进海里,我笑他,但是我的内心在想

这…就是在约会吧?

嗯…masaki baby就让我私心的认为这是我们的约会吧。

他恶趣味地把我埋在沙子里,我闭上眼睛放松,但还是时不时地微微睁开眼睛找寻他的身影,当看到他在用沙子摆出那长长的一根,我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工口masaki呀!

我嘴里吃着没有味道的意面,喝着微微苦的啤酒,看着对面那个令人心动的他,谈着我们五年后的理想。毕竟马上就要步入三十岁了,不再是鲁莽轻狂的年龄了,我们谈着今后的理想,都是那么务实,我们甚至还谈到婚姻、谈到孩子。

但是我还是希望能跟我走到生命尽头的那个人……
是你啊……

旅途的最后,你带我去看了傍晚的千叶海,映着夕阳的千叶海很美。我们就这样坐下来,你坐在我的旁边,我又听到了我的心跳声响起,很快、很响。我们一起听了5×10,那是我们一起写出来的曲子,里面也有我想对你说的话呢,不知…你听到了吗?

支えきれない悲しいみも
あなたかいたから笑顔に出来た

你听到了吧……

这样想着,我拿起桌上的电话,编辑好后,发送出去

“masaki,我们今晚再去一次属于我们的千叶海吧!”

铃~铃~

是你的信息

“好啊,sho酱!”

masaki,不知道夜晚的烟花会不会比白天的更好看?